多欽哲益西多杰

多欽哲益西多杰

出生

當他的父母在拉薩朝聖時,在瑪其貝拉神殿兩位女士帶著他母親穿過一堵牆──他母親覺得是一扇門,進入一富麗堂皇的宮殿。在與年青尊貴的宮殿主人親密一番之後,她被原來的兩女士領回原地,並發現自己還在瑪其貝拉神殿。他的丈夫和其他人已經尋找她三天了。那個年青人是念青唐古喇山神──西藏最重要的護地神之一。

不久多欽哲的母親便成為靈媒,所有的家庭成員也都不斷看到聽到光、相、聲音和神托。多欽哲的父母親朋既感到高興,也覺得害怕和迷惑。他們期望這是佛陀示現之加持,卻也擔心是被惡魔纏身。

藏曆第十三繞迥金猴(1800)年十月十五,多欽哲誕生於瑪山谷的貢色喀多──黃河從附近流過的一片廣大美麗的地方。他的養父是來自果洛地方阿炯部落秋果家族的索南彭,母親是達哇部落的澤旺曼。

多欽哲生於月圓日的黎明,剛一出母胎便結跏趺坐,觸摸著射入帳篷的日光,他吟唱了梵文字母。

出生後三天,他從母親繈褓中消失;三天后卻又在她枕頭上重新出現。他後來寫道,那期間一紅色女子帶他到了淨土。在一處水晶宮殿,許多上師和空行用一水晶寶瓶中的水給他沐浴淨化。他們給他加持和授記。從此他總能看到自己身邊有被光束和光環圍繞著的諸佛。他總感到身邊有一兩個小孩可以一起玩耍。

有一天,在兩個隱身小孩的攙扶下他站立起來,透過天空他看到了蓮花生大士的淨土──銅色吉祥山。在淨土中蓮師和諸持明勇士、空行正在愉悅地會供。見到此景,他的心裡充滿了虔誠,淚水充滿眼眶。此時他母親看到他,大聲嚷道:”寶寶站起來了!“喊聲將他從境相中喚醒,他跌倒在地。他從此變得更象正常的嬰兒一點。

當他遊牧的父母搬家到不同的營地時,他會見到形形色色的眾多有情傷心地送別他,也見到其他各色有情歡快地歡迎他來到他們所在的新地方。護法神守衛著他,為他清潔、餵食,給他加持。

第一世多智欽首先認證了多欽哲為吉美林巴的化身,而後薩迦貢瑪•旺度寧波(吉美林巴弟子)和兩位止貢珠古(吉美林巴的兒子與吉美林巴弟子貢尼文的兒子)也認證了多欽哲的化身身份。由多智欽、德格攝政王後、王子,以及噶陀寺、佐欽寺、協慶寺和止貢寺的代表在場作證,多欽哲正式通過了辨認晉美林巴尊者法物的測試。所有人都充滿喜悅和虔信。之後在德格拉隴庫,由德格王宮和諸寺院資助精心舉行了多欽哲的坐床典禮。

學法

幼年時,多欽哲的父母不顧他們不信佛親友的反對,將他帶到舒欽達果的多智欽寺。多欽哲經常看到在各種不同種類的有情和神靈圍繞中的各種身相的多智欽,只是後來才意識到這些並非正常的覺知。後來,多欽哲和他妹妹、父母跟隨多智欽一起參訪佐欽寺和德格王宮。

之後,經過數月的旅行,多欽哲和他父母、妹妹以及一大隊隨行人員抵達止貢的揚日寺。他受到了止貢傳承兩位領袖的接待,他們是貢尼文之子夏仲•丹增貝瑪嘉參(1770-1826)和晉美林巴之子嘉瑟•寧澈沃瑟(或名確吉嘉參,1793-1826)。那裡在一個盛大的典禮上他再次坐床。之後他將止貢頗章宗薩作為主要住錫地。晉美林巴的明妃嘉玉卓嘎和侄子沃瑟他耶,從澤仁迥來看望他。過了一陣子,他父母和妹妹回果洛了。

當他學習讀書時,他可以一天背誦一頁書,這當然不錯。然而對於學者給予的口授法門他能夠全部複述,這極其優異。

他從夏仲、嘉瑟和楚布嘉察領受很多傳承,也經歷不少境相。

1810年途經桑耶、青普、丹薩替、臧日喀瑪和雅礱,他訪問了澤仁迥,經過巴日、協劄和雅瑪隴。“在協劄的山洞裡”,他寫道,“從‘如我一般’的蓮師心輪射出一束光直抵我的心輪。我覺得在不可思議的本淨內證智安住了一會兒。但那時我並不知道這究竟是什麼。”在雅瑪隴他見到了晉美林巴主要弟子之一的龍欽若巴嚓,並接受其長壽灌頂。

1811年他父親和眾人從果洛回來,帶來多智欽的消息讓多欽哲去見他。多欽哲去了拉薩並得到政府的許可回康。他被西藏的新攝政德摩•土登晉美承認為堪布並被贈予堪布的衣帽

1812年在去雅礱貝瑪固的路上他與母親和妹妹再次團聚,之後回到貝瑪固。

1813年他與第四世佐欽仁波切、第三世佐欽本洛以及大約六十名弟子一起,從多智欽接受了《寧提雅喜(四品心髓)》、《十七續》、《大樂聖道》等眾多的傳承。與昔青喇嘛•鄔金諾布、熱巴•達策多傑等一起他接受了《三善義教文》、《瑪姬耳傳》等諸多法門。與熱貢的江龍巴欽•南喀晉美(即珠旺)一起從多智欽接受《黑關黑心要義句》、《大圓滿阿底深義》等諸多傳承。

1814年,多欽哲訪問了德格王宮並傳授了《龍欽寧提》灌頂。在石渠他遇到了吉美林巴的兩位心子──晉美嘉威紐固和吉龍喇嘛•晉美俄嚓。返回雅礱後,他從多智欽接受了《功德藏》、《解脫莊嚴寶論》和《益西喇嘛》的教授。

1815年,多欽哲16歲,多智欽派他和大約一百名隨從赴前藏給諸上師和寺院獻供。多智欽囑咐他一年後返回,並交代他此次旅行中必須要實現五大任務:一、向涅嘉瑟求得馬頭明王和長壽灌頂;二、在桑耶做十萬次供曼達;三、在青普閉關七天祈禱蓮師;四、在桑耶果佐林不惜一切代價地遣除障礙考驗;五、與神聖的查波日宮建立宗教聯繫。

他在在止貢寺,多欽哲愉悅地與夏仲和嘉瑟再次相聚,並從他們接受灌頂。在拉薩,攝政德摩給予了很多幫助;多欽哲又一次從若巴嚓上師接受傳承。他去朝拜了很多聖地並獻上供養。 他首先向 涅嘉瑟求得了神奇的馬頭明王和長壽灌頂。在桑耶的覺沃佛像前,多欽哲積累了十萬遍供曼達。在桑耶主寺巴康玉紮巴哇殿二樓佛殿,他閉關七天一心一意地祈禱,得到非凡證悟。在紮瑪丘臧山洞他在“如我一般”的蓮師像前做了一百次會供。然後他移至青普的下桑浦山洞。他強烈地感受到生命的無常,而且了知別無其他解決方法,他全神貫注一心一意地祈禱蓮花生大士。之後他在桑耶寺的護法殿──果佐林待了七個晚上修持施身法,以便從根本上遣除負面情緒和概念的考驗。在澤仁迥,多欽哲向晉美林巴的舍利獻供。他原打算在那裡待上一陣,但未能如願。接著在巴日寺從措嘉珠古接受《解脫心要》等法門的傳承。

在拜訪了敏卓林寺和多傑紮寺之後,他到神聖的查臧楚沃日山洞並在那裡做了會供。在一個夢境中他見到唐東嘉波並得到加持,使他充滿大樂、明、空的覺受。多欽哲向拉薩傳昭祈願大法會獻供養,德摩攝政對他表示了極大的尊敬和感激。

由於多智欽年事已高,而且從他得到全部的法門非常重要,兩位止貢珠古不得不傷心地同意多欽哲暫時返回康。

藏曆火雞(1816)年七月初十,多欽哲抵達多智欽所在的雅礱貝瑪固。多智欽讓他冬季時去噶陀寺,從格澤瑪哈班智達和信炯珠古接受一些必要的法門,多欽哲得到關於《紮龍》和《秘密藏續》進一步的厘清和開示。

在噶陀寺,多欽哲用六個月的時間從格澤瑪哈班智達得到許多灌頂、教授和引導,包括詳盡的十五天《總集經》灌頂和其他《噶瑪》(佛語經函)和《德瑪》(伏藏法)的傳承。多欽哲還從噶陀信炯珠古和莫紮珠古以及嘉絨寺的南喀澤旺秋珠接受法要。

從晉美林巴的弟子、吉龍寺晉美俄嚓他得到《舊譯密續》的”嚨“傳。在”嚨“傳過程中,他在夢中從毗瑪拉米紮得到《秘密藏續》的法要和付囑。在隨後的一個月裡他覺得自己對此續所有的文字和意義記得清清楚楚。

1818年在石渠時,多欽哲發現了《蓮花王集》伏藏。

多欽哲在德格國王澤旺多傑仁增的王宮待了過多的時間──有時候他並無必要在那裡,因為他的侍者們喜歡待在享有榮華富貴和權力的王宮甚於住在多智欽的寺院僧宅。德格國王和多欽哲的侍者們變得不安起來,擔心多欽哲可能變成雲遊行者或瘋狂瑜伽士。人們對他的精神證悟和神通力並沒有很大尊敬。在他們的觀念裡,多欽哲要作一名偉大的上師就須保持精嚴持戒的比丘和學富五車的學者形象。

土兔(1820)年七月初十,在會供儀式後,多欽哲將他隨身攜帶的所有財產資具都供養給多智欽。多智欽加持了多欽哲的頭髮,這樣從此他就可以蓄髮了;他還加持了一套新的白袍給多欽哲,並說:”在今後兩年半內,穿這件衣飾;之後你會發現新衣服可穿。“須臾間,多欽哲變為白袍密宗師。

然後多欽哲與代表們一起去給德格國王傳達多智欽的決定,再以謙卑雲遊行者身份與兩名隨從回去見多智欽。白天他從多智欽接受《空行仰提》灌頂和《益西喇嘛》的詳細開示;晚上在光明夢境中他從龍欽饒絳接受《空行仰提》意義的詳細竅訣。

金龍(1821)年六月初十,懷著極大的憂傷師徒倆作了此生最後的告別。多欽哲把自己的名字改為熱巴雍紮,與一行數人前往卓嘉省的圖傑千波,之後去了安多的很多地方,包括安卻、拉蔔楞、措俄普和熱貢。後來他除了留下拉桑 喀以外將其他的同伴都遣散回家。

在熱貢的天藏場,他修持了三個晚上,獲得了成功地激起內心情緒和概念的紛擾考驗又平息它們的征相。但隨後他感染了天花,他看起來昏迷不醒了兩個多星期。在此期間,他見到了十法界諸趣,經歷了神奇的境象。過了一個月他才復原體力。

金蛇(1821)年正月十三,多欽哲見到多智欽的光蘊身在虛空中,光環圍繞,赫赫放光。多智欽端坐於由四位空行母抬著的錦緞般的毯子上,以極其悅耳的音聲宣說了他的遺教。從多智欽心輪白色”阿“字放射五色光束融入多欽哲,接著從這”阿“字生出另一”阿“字融入多欽哲的心輪。一段時間內多欽哲失去知覺並融入金剛波中。當他恢復知覺時,多智欽上師已經不見了。三天內他沒有起任何粗大和微細的分別念,本覺已自然獲得證悟。之後他意識到多智欽已經圓寂了,感到極度的悲傷。

他遇到多智欽的弟子貝瑪讓卓、羌龍貢波嘉和秋英朵登多傑,並給他們傳了法。

大約在此時多欽哲將他密宗師的白袍換成了居士的衣服。他簡短地訪問了德格,那裡的所有人都對他的新裝束感到震驚和困惑。

之後多欽哲以獵人的形象在果洛無人的荒野流浪,將許多被殺或死亡的動物和人起死回生。

弘法

多欽哲開始給他妹妹和眾人《龍欽寧提》傳承和教授。他有時就待在果洛的多宗。後來他建了一座屬於木揚部族的龍欽寧提傳承寺院。接著他在嘉絨、孜喀、和色達等諸多地區傳法。

這時多欽哲佛法大師的名聲傳至了德格;在德格國王的竭力邀請下,他再次簡短地訪問了德格。但多欽哲拒絕留下擔任國師,因為上次他變成居士時受到眾人的懷疑,這已經破壞了吉祥的緣起。然而他自願擔任內閣,但其他諸上師都不以為然,因為對於一個偉大的上師而言這是不恰當的職位。

就如以前所授記,多欽哲到了石渠,在那裡突然得了重病。經由嘉威紐固的鼎力祈禱,他恢復了健康。

1825年,由他妹妹和眾人相伴,多欽哲來到瑪山谷發掘出嶺國的伏藏。然後他來到嘉絨國王澤旺倫珠(1827年去世)的彭措宗宮殿傳法。之後他到聖地高貢森格雍宗給嘉絨卓迦國王南喀倫珠傳法,他們師徒關係非常好,還建立了一所寺院,後來被稱作“新寺”。

1829年,就如多智欽自己所授記,多欽哲的兒子喜饒美巴──多智欽的轉世之一,在瑞相中誕生了。他從小就不吃肉。不幸的是他於1842年14歲時就過早去世了。多欽哲的第二個兒子日貝拉智(1830-1874),是晉美林巴之子嘉瑟寧澈(1793-?)的轉世, 智後來成為第二世多仁波切•孜儂晉巴多傑(1890-1953)的父親。

1831年受嘉拉國王邀請多欽哲來到康定和其他附近地區。從那時起,多欽哲主要就住錫在康定地區,嘉拉國王成為其主要的功德主之一。

1832年在夢境中他從由五位空行母相伴的瑪姬拉仲接受法要和授記。此後所有相反的願望所帶來的障礙都被息止,他成為瑜伽自在主。

多欽哲在嘉絨格什地區創建了金龍寺,給予大約一百名弟子《龍欽寧提》的灌頂,教授前行、《紮龍》、和《益西喇嘛》。後來金龍寺成為多欽哲的轉世──第一世桑嘎仁波切的法座以及現今(第二世)桑嘎仁波切•土登尼瑪(生於1943年)的主要法座之一。

1844年多欽哲訪問了雅礱貝瑪固,給第二世多智欽•晉美彭措炯乃傳了龍欽寧提。他還向人們公開了他自己發掘的伏藏法,包括《揚桑康卓圖提(絕密空行心髓)》和《卻辛巴讓卓(執著自解脫)》。

1847年在嶗塢塘寺他為自己已故的兒子喜饒美巴──多智欽的轉世之一──的轉世智美紮巴舉行坐床儀式。智美紮巴也是從小就拒絕肉食,他後來通常被稱為多仁波切。

1856/57年多欽哲在果洛玉則神山時,華智仁波切來接受了雍喀大樂佛母的灌頂。多欽哲、華智仁波切和第二世多智欽一起做了“桑”(煙)供。

在玉則神山,多欽哲白天玩遊戲晚上禪修。據信他將很多人和數不清的非人眾生引入佛法中正平和的解脫之道。在嘉絨薩芒國王的邀請下,他為王臣們傳法。此時他已成為嘉絨十八國的國師。

1858年在卓迦的高貢森格雍宗,多欽哲開始寫他的自傳;1860年在給卓迦國王等人傳大圓滿竅訣時圓滿完成自傳。所有人都感受到很大證悟並親眼目睹諸多瑞相。

圓寂

1866年他返回康定,到處給人傳法,甚至在城裡街道上也不例外。二月二十,以法身姿態端坐,多欽哲將色身攝歸法界。瞬間天樂自鳴,大地震動,數日內條、環、柱狀的虹光佈滿天空。荼毗後,眾弟子在骨灰裡發現很多舍利,其中有一個雞蛋大小的五色舍利。

 

轉載自“龍欽寧提百科”網站:http://www.lqwiki.net/index.php